麻豆传媒自制

   ♂? ,,

   (5更爆发完毕,大家看看手头如果有免费的月票,欢迎投给孤月,毕竟这月的月票战要到31号才尘埃落定,月票当然是多多益善了!另明天晚上8点,微信2群有红包派,记得加群哦!)

   原本的秦枫,就算不多说话,但也不至于在这样重要的大战时……

   一言不发!

   今日的秦枫,就好像是整个战场的局外人一般!

   他自始至终都盯着赵军大营的后方,似是在期待着什么一般!

   可那是赵国五十多万大军的纵深!

   赵军连营百里,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奇袭的队伍,可以迂回到赵军的后方进攻!

   那他究竟又在期待什么呢?

   ……

   与此同时,赵军的百里连营之中……

   前方战斗已经打响,无数的赵国士兵排成方阵,一路小跑,随着骑马的武将,朝着易水关的方向奔去……

  
清纯甜美校花Milk楚楚沙滩外拍写真图片

   可就在大队人马经过的路边,一名面黄肌瘦的小兵,穿着明显大一号的紫铠,居然顺着道路,沿相反的方向,朝赵军营地的深处走去!

   从补上前线的兵士,焦急的步伐就可以看出来……

   此时易水关前方的战事吃紧,原本大营之内,五步一楼,十步一岗的警戒,此时已撤去大半,如同虚设一般。

   所以,当这小兵顺着道路,走回到一座营寨前时,才被人拦了下来!

   “喂,是哪个营的小鬼?”

   守营的两名战士一眼看到面黄肌瘦,朝回走的小兵,顿时就爆吼了起来。

   谁知这小兵一看到盘问自己的两名士兵,脸色顿时大变,撒开腿就朝路边的草地上跑去!

   “呵,居然是逃兵!”

   其中一个卫兵冷笑说道:“抓回一个逃兵,抵得上在阵前砍两个敌人的奖励了!”

   另外一个卫兵也笑道。

   “老规矩,军功的,赏金得我们俩平分!”

   “可以,没问题!”

   “就这病怏怏的小鬼,跑得掉吗?”

   他说完就将长枪递给了旁边的伙伴,仅佩着一把腰刀就追了出去!

   他想也没想,一头就冲进了一人高的草垛之中!

   那赵军守卫一头扑进已经发黄的草堆之中,一边用腰刀劈斩着拦路的枯草,一边狞笑道。

   “嘿嘿嘿,小鬼,我看见了!”

   “出来吧,若不出来,我可就只好杀了了!”

   他一边说着一边耳听八方,眼观六路。

   “看面黄肌瘦,一定好几天都没有吃饭了吧……”

   “出来,我可以让先吃一个饱!”

   “怎么样,要上路也要做个饱死……”

   那赵军守卫的话还没说完,只觉得脖子一凉!

   就在他惊愕回头的瞬间,却看到一名穿着赵军紫铠的少年,不知何时竟已出现在了他的身后!

   一柄漆黑的长剑,剑刃已贴在他的脖子上了!

   剑身上散发出诡异的黑气,血槽之内依次排列着黄、蓝、红、绿、黑五枚宝石……

   配上剑身护手上一枚狰狞的骷髅!

   真是邪气极了!

   而那少年的身手更是无声无息,就像是鬼魅一般!

   同样都是赵军,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动手?

   “…………”

   就在那赵国守卫哆嗦着要开口的时候,少年剑客已是冷声问道。

   “赵军中监军在何处?”

   那赵军守卫听得秦枫的话,微微一愣道:“李公公?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啊……”

   “我只是一个小兵,我怎么会……”

   他话还没说完,少年剑客已是抬起剑柄狠狠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!

   一击就把他打晕了过去!

   “还是要去钓更大的鱼才行……”

   “这等小喽啰估计不会知道监军的藏身之处!”

   秦枫思量之间,已是拈出一张神文“易”字诀,片刻就变成了躺在地上的守卫模样。

   他又开口,模仿着刚才那守卫说话的嗓音,自言自语了几句……

   确保两人说话的声音,几乎难辨真假之后,才捡起地上的腰刀,转过身来,出了草丛。

   待到他从草丛里出来时,却见之前接应“他”的同伴,一脸丧气地在门前站着。

   看到秦枫回来了,他自是没认出同伴已经被掉包了,垂头丧气地说道。

   “刚才千夫长来了,看到擅离职守,我说去解手了……”

   “估计我们都得倒霉了……”

   “千夫长叫回来就到他帐里去!”

   秦枫听得千夫长居然主动找自己,心里窃喜。

   还真是瞌睡给人送枕头啊!

   但他自是不能流露出欢喜之色,装作怏怏地朝宅内走去。

   才走了几步,就听得同伴惊讶道:“刚才是不是追那逃兵的时候,跌了一跤?糊涂了?”

   “嗯?”

   秦枫才回过头去,却见同伴指着另外一个方向说道。

   “千夫长的帐子是那边左手第三个,居然不记得了?”

   秦枫应了一声,也不多做解释,挑开门帘就见一名身材魁梧的地武者跷着二郎腿坐在帐内的马扎上。

   一看到秦枫进来了,他顿时就冷笑了起来:“刘大胆,刚才上哪去了?”

   “小子看来是又想关禁闭,啊,是不是啊!”

   就在那千夫长怒目圆瞪,盯住秦枫,期待秦枫在自己的“淫威”之下,瑟瑟发抖时……

   “铮!”

   秦枫一个箭步上前,手中那把平凡无奇的腰刀竟是鬼魅一般抵在了千夫长的喉咙上!

   千夫长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

   一个人武境的杂兵!

   居然能够在他一个堂堂地武境的武者面前,让他毫无还手之力!

   “刘大胆,想……”

   秦枫冷声笑道:“监军李公公在哪里?告诉我,免一死!”

   千夫长微微一愣道:“要找李公公干什么?”

   “少废话,说!”

   秦枫刀尖直接割破了那千夫长的皮肤,低声吼道。

   “说是不说!”

   千夫长这才战战兢兢地老实了起来!

   “我……我不知道啊!”

   秦枫也觉得千夫长应该不会知道这等机密,干脆逼问道。

   “们旅的校尉在哪里?”

   “在……在……在后面的营寨之内,主帐就是……”

   “我们旅的校尉是李公公的干儿子,他……他应该知道在……在哪!”

   秦枫又逼问道:“监军李公公叫什么名字?名!”

   “李……李……李刚!”

   千夫长哆嗦着说道:“现在可以……”

   秦枫知道也从这个千夫长嘴里榨不出什么情报来了!

   迅捷地一记膝撞磕在他的下巴上,由把这千夫长捆了起来,嘴里塞上麻布,扔在了床后!

   片刻之后,一身千夫长装束的秦枫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。

   “备马,我要去李校尉那里一趟!”